加载中 ...

《我的影子在奔跑》母亲总能找到迷路的自己

2018-01-16 02:20 来源:搜狐

悄无声息地,这部电影就上映了,据说拖了很长时间,也不知道为啥,但就跟《无问西东》一样,被雪藏了很长时间,但最终看来,并不是烂片,反而电影还挺不错,这就是很奇怪了。

这里不长篇大论了,简单说,《我的影子在奔跑》是一部很实在的电影,讲述自闭症少年与母亲的故事。

这个故事体系,让人想起了李连杰的《海洋天堂》和达斯汀·霍夫曼的《雨人》,没错,这部电影有着二者的影子,比如自闭少年修直就是一个数学天才,对应《雨人》;且修直也是单亲家庭,与之相依为命的只有母亲田桂芳,对应《海洋天堂》中的父亲。

但本片的特殊之处,电影是以孩子为视角,就是“自闭少年”修直。

电影中的孩子修直,并不是真正的自闭症,跟雨人和《海洋天堂》的文章不同,他患得叫做阿斯伯格综合征,简单而言,就是一种轻度自闭或孤独症,患者有局限的兴趣和重复、刻板的活动方式,且缺乏安全感易焦虑,但区别之处在于,智商跟语言方面完全没有问题。

电影幼年修直只是把自己封闭在自我的世界里,调皮捣蛋;高中时期这位自己上下学无压力,还能去女同学家补课,甚至有着“非分之想”,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就是不爱说话,且一意孤行。

对了,还有一个不同之处,他是一个数学天才。

在这样的条件下,电影的代入感是不佳的,开场修直就通过天气环境分析,预测飞机无法正常起飞,说什么也不在飞机场呆,大闹机场,这时候观众并不知道他是“自闭症”,就是觉得这人“特二”。当用倒序手法,他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我们才了解到,这孩子“有病”。

随后故事豁然开朗,电影的矛盾冲突不多,多数描述修直与母亲田桂芳之间的故事,整体根据孩子的记忆,选取了生活中几个片段,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高中,让本片的故事呈碎片化,不连贯。但并不觉得很突兀,因为他与母亲之间的故事,是生动有趣的。可以说《我的影子在奔跑》是一部喜剧片。

正因为视角是一位有着轻度自闭症的少年,他内心独白和情绪化镜头表现的十足是一个“孤独的孩子”,以他的理解认识整个世界。

他直呼母亲的名字“田桂芳”,他称周围所有人为“数学文盲”,因为在他的视角中,所有人都不懂数学,有很多生动的小细节,比如母亲卖酒瓶子,他说“田桂芳你卖便宜了”,结果母亲躲在屋里研究了半天才明白过味儿来,但也为时已晚。还有当他多年后与父亲相认,父亲身边的高级工程师,他就说“这个人不是数学文盲”,两人还志趣相投,说了大家都听不懂的数学术语。

其实我在看电影的时候一直在琢磨,这样的天才,让他参加数学竞赛或者什么少年班等,母子的生活觉得会好的很多,因为孩子不是真正的自闭症,他有着跟常人几乎一样的行为能力和意识。

电影中确实也这样做了,是两次,第一次是“李叔叔”的母亲,天津教育学家,让孩子接受专业辅导,但必须去天津;第二次是父亲,要把孩子带到国外大学。两次“飞黄腾达”的机会都没有成功,也就有了开场的一幕,因为母亲在。

他从小就跟母亲在一起,母亲为了照顾他,专职在幼儿园当保姆,还丢掉了自己工作;因为无法接受孩子去天津,放弃了与“李叔叔”的感情,甚至还为了他,与幼儿园老师、学校老师对峙。修直从小到大,他的身边少不了母亲的影子。

有时候一直在想,电影中,究竟是“母亲耽误了孩子”还是“孩子耽误了母亲”?对不起,在亲情面前,这个命题不成立。

就像电影用蚂蚁“迷路”来暗喻,蚂蚁依靠信息素找到回家的路,而人类是依靠记忆,但当修直迷路的时候,母亲总是能找到他,这在我们“数学天才”的眼里,这是世界未解之谜。

这是亲情的纽带,在这个自闭少年与母亲的故事中,我们看到了一位母亲的伟大,也看到了一位孩子的纯真。电影波澜不惊,没有任何煽情之处,但容纳其中的是淳朴的情感。

第一次修直没有去成天津,因为母亲无法离开孩子;第二次飞机场,是修直自己逃走,他去寻找母亲,却怎么找不到。母亲能够找到迷路的自己,自己却怎么也找不到母亲。最终他来到了昔日的有幼儿园,时空在这里交汇,他“遇到”了在幼儿园门外守候着“年幼自己”的“年轻母亲”。

这段有点想哭。

“修直,你什么时候长得这么高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云掌财经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