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香港有个UFO!

2018-01-15 11:41 来源:搜狐

搜罗了一圈互联网,似乎大家更兴于谈论60、70年代的邵氏,80、90年代的嘉禾以及抢走前两者风头的新艺城,再往后数,大家好像都忘了另一个异军突起的案例——香港UFO电影公司。

90年代初的香港,被《黄飞鸿》以及《东方不败》的武侠热席卷,电影公司争先抢占武侠IP,武侠片一时之间风头无两。当时还在嘉禾的曾志伟因为囿于公司的商业属性太浓厚,而毅然决然离开了嘉禾,同时还带走了陈可辛,挖来了钟珍,又请到了陈德森、张之亮、李志毅等影坛新秀加盟,一同组建了一个电影公司,这个公司名UFO正如它当时的异类存在一样——外星来客,即是要给观众看点不太一样的。

UFO的拍片准则是 :不跟风,找新题材创作。当然,也要卖座。在这一点上,后来由杜琪峰领衔的银河映像也算是殊途同归了。

陈可辛与曾志伟

其实在此之前,曾志伟就已经有过想要网罗一批志同道合的好友,在拥挤的电影市场里杀出一条另辟蹊径的道路——让导演们真正去拍那些他们自己想拍的电影,那时候他找来过诸如尔冬升、许鞍华、罗卓瑶、陈可辛在内的20名导演,以拍片的名义吸引投资人,并特设八条院线加持,专门放映导演们的心头好却不见得能够赢得市场的作品。

只可惜想法虽好,但现实残忍。改计划还未开始,便胎死腹中。

当时新宝电影的管理层的一席话使得曾志伟打了退堂鼓:“志伟,拍到第三部(票房)都死,你还拍不拍下去?我签了戏院,一定要做一年,你不拍,我便要开天窗。”

要冒着此般风险,为了让自己尽情尽兴,万一失败,岂不是欠了半辈子的人情债。于是,曾志伟的第一次冒险无疾而终。

既然院线组织不得,那就退而求其次吧,不如先来试试组建一家小电影公司。说干就干的曾志伟,捎上好基友陈可辛和钟珍在1992年组建了名为United Filmmakers Organization的电影公司,简称UFO,其中曾志伟与钟珍算是主要出资人,而陈可辛则是再以日后的导演费算入清账。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UFO组建的黄金十年里,正如其名,杀出了一条了不得的电影血路,更重要的是,他还培养了一班后期香港电影的中坚力量。

UFO的作品善用市井的语言去描述小人物的大时代命运,以喜剧戏谑的方式去传达爱的理念,这种与当时耗资的武侠、动作类型泾渭分明开来,反而缔造出了一派不可替代的UFO式小品光景。

UFO的开山之作是实验小品《亚飞与亚基》,1992年梁朝伟与张学友的《亚飞与亚基》被同年的另一部周星驰与张学友的《咖喱辣椒》风头盖过,但是没人会否认梁朝伟在这部电影的喜剧天赋。

《亚飞与亚基》

片中对黑社会大哥的讥笑、对兄弟义气的嘲讽以及对江湖英雄片的揶揄,可能是港产片内最早一批的概念作品,比《一个字头的诞生》早4年,比《旺角揸FIT人》同样早4年,比《江湖告急》要早上8年。

《亚飞与亚基》

许多人将UFO最早一部卖座的电影认定为《风尘三侠》(梁朝伟、梁家辉、郑丹瑞主演),该片在香港本地尽收1700多万,与之前同样是试水之作的《亚飞与亚基》(张学友、梁朝伟主演)高出了800万的好成绩。

作品《风尘三侠》讲述租住在同一屋檐下的3个年轻人的情感故事,除了三位男主角外,还云集了袁咏仪、朱茵、周慧敏、柏安妮、刘锦玲等一众女神,两千多万的票房进账虽然只有年度冠军的一半,但它是UFO第一部大卖的影片。

《风尘三侠》

后来很多次在不同的场合,陈可辛谈及UFO岁月,都会说一句话:《风尘三侠》是我们当时最重要的一部作品。甚至《中国合伙人》在香港试片结束后,不止一个人建议他将片名改为《风尘三侠2013》。

在《风尘三侠》的市场高回报之后,UFO趁势推出了《新难兄难弟》与《抢钱夫妻》,后者是与许冠文合作的搞笑喜剧,而前者更是以怀旧无敌的姿态在20年之后,被韩寒的《乘风破浪》再次致敬一回。

《新难兄难弟》

《新难兄难弟》和其他喜剧片不同的是,除了那些让人捧腹的包袱外,观众还解读出一份被浓缩的对旧时光的回忆和感动。陈可辛也凭借这一系列的市井小品打造出独树一帜的以“情”动人的“三姑父 ”式电影类型。

1993年的UFO仅凭借《风尘三侠》、《新难兄难弟》、《抢钱夫妻》以及《记得……香蕉成熟时》四部作品收得总数6000多万的票房,公司逐渐形成每部电影“一起倾,一起砌”的文人电影套路。

UFO的作品将江湖的戾气打破,将温情的甜腻缓和,从而产生出一种新型的化学反应,UFO的喜剧令人捧腹又不流于世俗,从细节中钻入人心最柔软的部分,还带着些坚持的文艺。由以1993-1996年间,公司继而推出的系列作品部分:《记得……香港成熟时》系列、陈可辛的《金枝玉叶》系列,皆是叫好又叫座的作品。

《记得……香蕉成熟时》

眼看发展愈来愈好的UFO也从最初的“三剑客”逐渐扩大为有着数位实力派电影人支撑的电影公司,与时下与金钱较劲的商业制作清晰得分明开,也算是圆了创始人曾志伟的一个梦想。为了能让公司持续得发展,UFO的导演们自愿存下前一部电影的收入作为下一部作品的成本投资,而演员们诸如梁朝伟、梁家辉等人也自愿自降片酬,扶持整个UFO大家庭。

在这群电影人中,UFO的主力创作灵魂一定是导演陈可辛。

1994年,陈可辛打算为张国荣量身定制一部作品《金枝玉叶》,为了完成这个计划,UFO拿出先前收益的部分大量地投入到此部作品之中,用闪耀的明星和华丽的制作包装进一步谱写出充满雅皮和都市精神的中产阶级爱曲,以别具一格的角度做卖点,成功吸金近3000万港元,创下“UFO”最高的票房记录。

在赢得口碑和票房高收入后又于1996年推出了《金枝玉叶2》,继续向人们讲述身份的错杂和性别的疑云。

《金枝玉叶》

商业上的成功是喜也是忧。陈可辛后来回忆道:“以前我会讲你一部戏,你会讲我一部戏,《金枝玉叶》之后,大家变得客气,不会互相批评。”

这对讲究团队合作的“UFO”而言,无疑是颗恶果。在此之后的UFO也不免踏上了同其他电影公司一样的后路——花大量的资金打造作品,遗失了初心。《嫲嫲帆帆》、《救世神棍》和《仙乐飘飘》等作品因成本的上调与市场的不看好,已经亏尽了先前UFO赚得盆满钵满的利润,直到1996年的《四个32A和一个香蕉少年》彻底搞垮了UFO,正式结束了自资制作电影,被“嘉禾”招安。

此后的UFO人心涣散,李志毅赴日拍摄《不夜城》,陈可辛迎来盛世的《甜蜜蜜》,张之亮凭借《自梳》传达身份信息,虽各有佳作,但想再聚一起却已是昨日黄花。

《甜蜜蜜》

香港电影公司的陨落总是令人心疼。邵氏如此,嘉禾如此,新艺城如此,UFO亦如是。

眼看着三剑客相继离去,剩下的电影人如奚仲文、叶锦鸿等,纵然才华横溢能够拍出《安娜玛德莲娜》、《半支烟》等佳作,但想再复UFO当年光辉,已是天方夜谭。

往前看,已是1997,不容回头。

于是,曾志伟将这架外星来的UFO送回了原地。

陈可辛曾在节目中坦言,“我们几个人对未来想法完全不一样,志伟是非常好的一个人,他就觉得这个时期最好用物业把大家绑在一起。但我是一个非常实在的人,我觉得这个对大家不公平,因为你把五个对未来的理念完全不一样的人,用一个物业绑在一起,我觉得不现实。”最终,风光一时的UFO因为五兄弟各自对未来的想法不同还是以散伙收场。

千禧年,赴美失败的陈可辛回到香港。吴君如找上门来,她说:“在我事业处于低谷的时候,你给我指点了一条阳光大道。现在,我告诉你,你一定能闯过这道关口……”在吴君如的鼓励下,陈可辛创立了电影公司,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他跻身亚洲顶级导演之列。

同年,他与陈德森另组Applause Picture,创作出“三更”系列、“见鬼”系列、“金鸡”系列等广受美誉的多类型电影,其北上的决心亦悄然升起,在CEPA政策推行之后,快速而敏锐的捕捉到了合拍片与内地市场的巨大机遇。

2005年由其执导的爱情电影《如果爱》,让陈可辛在当年的华语影坛屡获大奖,风光无限,那2008年的这部《投名状》则给他北上之路注入了更加有力的一支强心剂,尽管从未拍过打戏的他在拍摄现场一度自我否定到想主动请退。

但回头看来最终累计3亿元的亚洲票房成绩,还是证明该片巨大的市场价值。

2008年7月,陈可辛和黄建新创立“我们制作”,次年又联手保利博纳组“人人电影公司”,三年内拍15部电影,总票房20亿的信誓旦旦,言犹在耳。

直至10年,陈可辛只身回归“我们制作”,乃至今日。而UFO电影公司却成为了我们港片记忆中的一个外星来客。

有影迷曾说:“90年代的香港电影圈有两大幸事,一是周星驰崛起,二即是UFO的出现。”

虽然前者的光芒很显然得盖过了后者,但是无可否认的是,UFO的出现与崛起,标志着香港电影人 思进取 的自省与对市场 多元化 乐观开拓的自律,而UFO给观众带来的触动,是对于喜欢港产片的观众而言的,一个无可磨灭的时代烙印。

朴素的打赏一下吧

HKMOVIE RAISE ME UP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云掌财经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