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我们找到了《前任3》大爆的文化内因,以及国产爱情片的普遍败因

2018-01-15 11:47 来源:搜狐

上映17天,《前任3:再见前任》(下简称《前任3》)的票房已经达到17.6亿,这很可能又是一部跨过20亿票房大关的国产片。在此之前,中国电影市场20亿俱乐部只有7名选手:《战狼2》(56.82亿)、《美人鱼》(33.86亿)、《速度与激情8》(26.70亿)、《捉妖记》(24.40亿)、《速度与激情7》(24.26亿)、《羞羞的铁拳》(22.12亿)、《变形金刚4》(19.76亿)。

《羞羞的铁拳》之前有《夏洛特烦恼》14.41亿的票房做铺垫,20亿+票房可期,不足为怪。反倒是《战狼2》和《前任3》,这两部续集电影的横冲直撞在2017年先后给人一记闷棍。如果说成功占据2017全球电影票房第6名的《战狼2》把好莱坞打懵了,那么《前任3》的逆袭也把中国电影人打懵了。

与《前任3》同一天上映的《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一样是爱情喜剧,费了不少劲做类型创新,2亿的投资最终票房也不过2.89亿。也就是说,研发成本和最终收益并不成正比。从《捉妖记》和《寻龙诀》开始,中国电影人对于“重工业电影”的迷恋开始消退。

国产爱情电影的三种“哑炮”

《前任3》是一部爱情喜剧。其中,郑恺饰演的余飞那条线是喜剧的部分,韩庚饰演的孟云那条线则是爱情那部分。但从观众的反应来看,还是爱情戏中的“苦情”部分给人的情感冲击更大一些。

事实上,爱情电影在中国一直不怎么走俏。这可能跟中国电影人对中国社会的认识错位有关系。作为一个后发现代化的国家,中国新兴的中产阶级还没有形成自己独立的文化体系,关于美好生活的想象基本都以欧美发达国家为镜像。

这种文化身份不独立的一个直接影响,就是中国的爱情电影一不小心就会拍成海外旅游风光片。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在大银幕上谈恋爱不去国外,压根就和浪漫无缘。

于是,这些年电影院里的国产爱情片似乎变成了世界地理普及专场:北海道(《非诚勿扰》)、挪威(《假装情侣》)、希腊(《北京爱情故事》)、西雅图(《北京遇上西雅图》)、布拉格(《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另外一个套路则是直接翻拍海外的爱情电影,比如《命中注定》《新娘大作战》《我最好朋友的婚礼》……汤唯主演的两部《北京遇上西雅图》相对高明,分别向《西雅图不眠夜》《查令十字街八十四号》致敬。甚至《前任2》也是翻拍自一个韩国电影。

第三种套路则是用“故事拼盘”的结构打包销售。比如《咱们结婚吧》《北京爱情故事》《恋爱中的城市》《奔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摆渡人》这种“故事串烧”也属于这一种,事实上这两部电影的演员班底在华语电影中已属顶配,但票房依然没多大突围。

这类电影虽然不“洋气”,但一方面刻意追求传奇性导致不接地气,另一方面“总有一款适合你”的算计也降低了每个故事的情感浓烈度。这么看来,《前任3》成为“全民大合唱”的爱情电影还真是不容易。

中国最成功的爱情电影都讲失恋

去年情人节,《爱乐之城》在中国上映引起不错反响,加上后来又成为奥斯卡热门,一时有传言有中国公司要翻拍这部电影。考虑到具体的国情和文化差异,假如《爱乐之城》要翻拍成中国版,大概可能就是《前任3》这般模样。

结尾都是结束一段亲密关系,《爱乐之城》讲的是互相成就的“高阶爱情”,《前任3》则更倾向于告别“情感高峰体验”。这样来看,《前任3》和《失恋三十三天》《心花路放》的戏剧内核是一样的,这三部电影的票房在它们上映的那个阶段都是很高的。

中国最成功的三部爱情电影都在讲失恋,这一点很有趣。这是一种通过失去来宣告拥有的情感宣泄模式,通过告别过去来回味情感高峰体验。比起正面讲述爱情如何甜蜜蜜,这种撕心裂肺的痛感似乎更能激起观众共鸣。

凡是调动起巨大社会参与性的文化产品,必然是哪一点撞在了这个时代的痛点上,而这个点让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个体能够产生强烈共振。社会转型的中国,人们的道德观、价值观都在发生激烈碰撞,情感生活也不再像过去那样恒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

在生存压力下,人们对外界的反应变得钝化,只能用高浓度的“烈酒”来刺激这个时代那一颗颗日渐麻木的心灵。这种“烈酒”既是酒吧夜店里感官刺激中的醉生梦死,也是告别情感高峰体验后的心理痛感。

这种“刺痛我”的情感内核其实是爱情电影的一大母题。《爱乐之城》还只是一种“哀而不伤”的情绪,但《与莎莫的五百天》就已经很接近这种“伤痕”,《失恋三十三天》明显借鉴了这部美式小清新。而《暖暖内含光》更是用科幻的方式,把男女之间的情感伤痛表现得淋漓尽致。

和这些技法更加高明的电影相比,《前任3》在选准食材的同时,它的做法也足够简单粗暴,这使得它除了情感浓度之外在文本上几乎乏善可陈。这既为它赢得了最广泛的受众,也让它备受争议。

《前任3》、《战狼2》照进现实

事实上,《战狼2》和《前任3》都是“情绪宣泄”型电影,它们在情感表达上都是“刺激—反应”模式。《战狼2》是这样的:你嘲笑我、羞辱我,我把你打倒在地,进而感受到了自己的强大;《前任3》则是:我失去了你,才终于发现爱过——长别胜热恋。

在不少人看来,《战狼2》和《前任3》匪夷所思的大卖,堪称“人类行为的意外后果”。两部电影再次把“小镇青年”推到舞台中央,遭到口诛笔伐。这是一种审美歧视,有意思的是人们可以在社会新闻中对底层充满同情,但在文化审美层面,却毫不掩饰自己的偏见。

“小镇青年”这一表述,是一种“中心—边缘”的区隔划分,暗含一种中心影响边缘的优越感。但按照中国的经验,从来都是“农村包围城市”。所谓“边缘”的特质,其实才代表了事物发展的普遍性。而所谓“中心”的优越感,实际上是对普遍性的挣脱。

就像人们每年春节都骂“春晚”,但它依然是中国各个大学、企业、事业单位文艺演出的一个样板。只有当样本到达一定数量,才会反映出中国人真实的文化消费需求。

《战狼2》和《前任3》实际上反映了绝大部分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一面是朴素的爱国热情、对共同体的依附;一面是维护亲密关系、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合起来就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中国梦”。这两极的情感表达,在快手这种更加草根的短视频平台,表现得更加突出。

电影除了美学属性,还有社会属性。如果一个电影人要用电影来指挥人们进行大合唱,他首先要是一个对现实生活有所洞察的社会学家。

【文/杨文山】

本文来源:搜狐责任编辑:KS002

票房中国电影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云掌财经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